来日本最初的一个月

距离我登陆日本已经超过一个月,最初的一个星期的记录可以见来日第一周,记录的下降说明新鲜度在下降,刺激在减少,想想自己在北京待了好几年也没写出几篇生活的感受。另外把 Google 给我推的广告作为一个侧面来看的话,最初全是租房广告,现在已经欢迎我在日本拥有第二个家了。于是在紧张感逐渐缓和,生活逐渐安定的现在,来记上一笔。

使用 DokuWiki 的感受

上个月中旬的时候,经过了一番比较和调查,我最终选用 DokuWiki 来搭建了属于自己的 Wiki 站点。本文就来谈一谈我自己这大半个月来的使用感受。感觉好久没有写博客多少有点儿生疏,这一篇文章换一换风格,用 Q&A 的形式来展开,感觉写起来能顺利一点儿。另外本文中提及的 Blog 和 Wiki 在工具的层面,仅仅指代 Hugo 和 DokuWiki。

令和元年中途转职记录

(文章较长,可以直接阅读文末时间表)

虽然现在坐在电脑前开始写这篇文章,实际上回忆起来,今年到现在为止发生了不少事情,好多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是新的挑战。

首先过年的时候,去了女友家乡感受了零下 40 度的寒冷,当然也吃到了小鸡炖蘑菇和名字叫一个鸡蛋的雪糕。然后回北京继续工作,在日本平成结束令和到来的时候一起去了日本,然后开始思考作为新的开始在日本生活的可能性。回来大概一个月后向公司的 Leader(私底下也是非常不错的朋友)提出了离职的想法,一方面想给自己一个待在家休息的暑假,另一方面着手准备自己接下来的去向(那时差不多离在北京的房租到期还有三个多月)。离职之后过了一个多礼拜去参加了 TOEIC(托业)考试,作为接下来找工作的第一步。结果还不错,考了 890 分,虽然不是特别高的分数,但是作为一个进入海外(尤其是日本)或者外资企业的门槛算是合格了。接下来的整个七月份大概都是宅在家里无所事事度过的。(个人感受,除了看电视剧没什么时间限制之外,离职在家的效率真的谈不上有多高,每天过得超快)

VPS 再入门: Ansible 使用篇

话说最早接触 VPS 大约还在刚入大学那会儿,我还没有信用卡、PayPal,国外 IDC 对于支付宝等的支持还非常少,记得那时候还是上淘宝找的代购。之后陆陆续续基本上都有一两台在服役,搭建个网站,跑点脚本、做个代理之类的。但老是不太长久,几乎隔段时间就会重新配置一下,虽然也累计了一些脚本,但我想初始化环境、日常维护之类的工作应该可以更方便些。

就在大约一个月前,在 Oracle Cloud 上薅羊毛薅了一台免费的 VPS,又正好最近转职活动告一段落赋闲在家,就开始了对这台 VPS 的调教之路,主要使用的就是一个叫做 Ansible 的工具。

NEET Diary 11: 三週目

第三周仍然没有做到早睡早起,不,应该说勉强做到了早睡,完全没有做到早起。这样平均等于没有做到早睡早起。

因为是刚考完试的一周,我也没有啥特别的事要忙,就瞎 jb 研究(折腾)呗。主要干了几件事情,姑且说明一下都干了啥,以及为啥要这么做。

自由研究 1: 字体料理

上回说了如何使用 fontconfig 搭配字体,咋看之下似乎很科学。但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如果某个软件、或者某个系统压根不支持 fontconfig 呢?没有错,所有在 fontconfig 里做的努力都打了水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或者兼顾不同的平台,很多字体爱好者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把自己喜欢的或者想要的几个字体合到一块不就可以了?确实是这样,今天就简单地说一下怎么修改字体,因为修改的过程很像做菜,标题就取作「字体料理」了。

自由研究 0: 字体(fontconfig 編)

我尝试着去了解字体方面的知识,印象中一共有两次。一次是去年从 macOS 转到 Arch Linux 上的时候,一次是昨天尝试着把一个字体旋转 270 度的时候。

我首先声明我并没有任何制作字体或者是搭配展示字体给其他人看的经历,我所描写的事情说到底不过是我通过自己收集情报、自己尝试得出的一些结论,至于这个结论是否正确,还请读者自己判读。

NEET Diary 10: 二週目

本来应该昨天写的,不过因为研究(折腾)了一下午字体相关的东西花了不少时间就没写。

上周是进入 NEET 生活的第二周,是没有收入的一周,是准备考试的一周。

NEET Diary 9: 本番

可能不太熟悉日语的朋友有点儿云里雾里,「本番」是个什么意思?你说第零篇日记里虚拟内存叫假想记忆吧,勉强字面上还能理解,「本番」两个汉字我都认识,放在一起实在看不明白。一个字一个字解释的话,本可以解释成本来,番大概可以想象成一个一个顺序排过去,轮到的那一个位置。还是不明白的话,没关系,接下来我会解释为什么今天会写这篇文章,以及什么时候可以用这个词,通过不同使用情况下的共性我们就能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了。我得说我很喜欢「本番」这个词(千万不要想歪,下文我也会解释),因为它抽象的表达造成的泛用性,似乎现代汉语里没有一个相对应的词。